首页 > 历史回顾

企业历史回顾背景音乐央视播报俄罗斯专题节目回顾俄罗斯经典歌曲和电影

来源:本站 作者: 发表于:2019-12-28 18:23:16  点击:2700
  前夜今晨,郎永淳主持的央视特别节目中,用近30分钟的时间回顾了俄罗斯经典电影和经典歌曲,解说词这样写到:当这些经典老歌响起时,唱歌的人都回到了那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

  前夜今晨,郎永淳主持的央视特别节目中,用近30分钟的时间回顾了俄罗斯经典电影和经典歌曲,解说词这样写到:当这些经典老歌响起时,唱歌的人都回到了那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是的,俄罗斯文化精神深深烙印在了中国人的脑海里。

  除了俄罗斯经典歌曲和经典电影外,俄罗斯文学对中国读者也影响深远,那个年代的很多读者,以《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的保尔·柯察金为榜样,无怨无悔地为祖国做出奉献和牺牲。

  此外,高尔基的《海燕》《童年》《我的大学》《在人间》,屠格涅夫的《猎人笔记》《罗亭》《贵族之家》《父与子》,契诃夫的《变色龙》《小公务员之死》,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复活》《战争与和平》以及普希金、陀思妥耶夫斯基等人的诸多名著,都深受国人宠爱。(成风)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喀秋莎》等那些熟悉的旋律响起时,相信很多观众会跟着一起哼唱,那些白发苍苍的奶奶,可能会再次响起,半个世纪前,梳着大辫子、穿着布拉吉的样子,而那些年过古稀的爷爷,产品工程师和产品经理也可能会想起穿着白衬衣,在篝火前跳着集体舞的火红青春。

  《喀秋莎》是最早传入我国的俄罗斯经典歌曲,描写了一位姑娘对自己参军入伍、保卫祖国的心上人的思念。其情景与我们熟悉的《九九艳阳天》相似。这首歌创作于上世纪三十年代,1941年,卫国战争打响后,在战场上传唱开来,鼓舞着苏军的士气。当时,军队装备了一种新式武器,它可以一次齐射多枚火箭弹,士兵非常喜爱这种新式武器,且当时每辆火箭弹车身上都打有“K”字的标记,并亲切地称呼它为“喀秋莎”。在战后,俄罗斯政府为纪念这首歌曲为国民起到的巨大鼓舞作用,还专门为它建造了一座纪念馆。无论在音乐史还是战争史上,《喀秋莎》都是一段传奇。

  和《喀秋莎》不同,传入中国的其他很多俄罗斯经典歌曲都诞生在和平年代。比如《红莓花儿开》出自影片《幸福生活》,讲述集体农庄里青年人的生活。歌曲《山楂树》创作于1953年,描写了工厂青年的生活场景。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出自1956年的纪录电影《在运动大会的日子里》。而这些歌曲中都无一例外地描述了青年人的爱情。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年轻人,很多都是哼唱着这些歌开始了自己最美好的初恋。《三套车》让两个都经历了苦难的民族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共青团员之歌》也激励两国青年用火红的青春保卫国家、建设国家。在林海雪原的篝火旁、在钢花飞溅的炉火前,在白桦树下,在战天斗地的劳动中,这些优美的歌声伴随着一代中国人用火红的青春创造着美好的生活、美好的爱情。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无论是在歌厅的卡拉OK,还是在公园的合唱,无论是老同学的聚会,还是五月的红歌赛,当这些经典老歌响起时,唱歌的人都回到了那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

  1949年5月的中国,有一部电影在学校、工厂陆续上映,观众都觉得很新鲜,因为电影里都是外国人,却说着一口中国话:“不是的,打仗是个工作,是算术,是科学……”在那之前,观众要看懂外国电影,只能借助故事说明书、幻灯小字幕或由电影院派人现场同声解说。这部名为《普通一兵》的俄罗斯经典电影,可以说是中国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译制片”。它讲述的是近卫军战士马特洛索夫的英雄事迹,为了让电影中的人说上中国话财富论坛对广州的影响当时的东北电影制片厂花了整整8个月的时间进行译制。因为配音演员太少了,导演还把附近村里的村长找来给电影配音。所以影片中红军战士的中国话带有一点东北味儿:“在我决定入党的那天晚上,我想了一夜,整整一夜……就这样,可别老王卖瓜自卖自夸啊!”实际上,这部影片给人不仅是风趣幽默的对白,还有主人公敢于牺牲的精神。1951年,《普通一兵》在抗美援朝上甘岭的坑道里播放,年轻的志愿军战士黄继光看到了这部影片,第二年,他也像马特洛索夫一样扑向了敌堡。

  一部电影能影响一代人,在俄罗斯经典电影身上体现得特别明显。“挺起来胸膛向前走/天空,树木和沙洲/崎岖的道路/喂,让我们紧紧地拉着手……”这是《乡村女教师》中反复出现的一首诗歌,上世纪70年代,这部电影在中国的年轻人中风靡一时。一位乡村女教师把一生献给了教育事业,这样的经历感动了很多人。类似的电影还有很多,《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高尔基的童年》《夏伯阳》……这些影片主人公顽强的意志、坚定的信仰和自我牺牲的价值观都深深影响了当时的观众。从1949年到1965年,在中国播放的俄罗斯经典电影《列宁在十月》和《列宁在1918》等,很多观众翻来覆去看了一场又一场。里面的经典台词也成为一代中国人的集体记忆:“会有的,都会有的,面包会有的……”小到一句口头禅,一条布拉吉,大到一代人的理想与志向,这些经典电影给当时的中国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让人回味无穷。

  提起薛范(下图),绝大多数人都很陌生;而提起《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喀秋莎》《三套车》《山楂树》等俄罗斯歌曲,观众又很熟悉。这些经典歌曲经过薛范翻译,流传到中国,并影响了好几代人。

  薛老在一次采访中强调:现在人们还喜欢唱俄罗斯经典歌曲绝不是怀旧,只不过是它承载了一代人那难忘的岁月,许多观众对我说,我们是听着你配译的歌曲长大的,有位观众说,这些歌曲是他和对象谈恋爱的时候的暗号。这些歌曲表现的人文精神,它对人性、社会、集体、世界的关怀,散发着朝气蓬勃的青春活力,在物欲横流、纸醉金迷的社会,净化着人们的心灵。一个民族的兴旺、一个国家的振兴是需要提升精神力量的。那些歌曲最能打动人的精神世界,通过歌颂普通人对生活、爱情和理想的追求,真实的把艺术和人的命运结合在一起。所以说,《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等歌曲在现在还有着现实意义。(沈杰)

  曹靖华(1897—1987)。译有契诃夫《三姐妹》《蠢货》,绥拉菲摩维奇《铁流》,肖洛霍夫的《死敌》,高尔基《一月九日》等。

  汝龙(1916-1991)。译有高尔基《人间》《阿尔达莫诺夫———家的事业》等许多作品,其中尤以翻译契诃夫小说(《契诃夫小说选集》一至二十七册)享有盛誉。

  黄树南 2009年病逝。译有《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文学作品,以及难度很大的《列宁文稿》《苏联历史百科全书》等学术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