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发展战略

国家重大发展战略深度:钱塘新区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国家战略快车上将会如何?

来源:本站 作者: 发表于:2020-05-25 03:59:10  点击:5557
  5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总书记主持会议,内容之一是审议《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长三角发展“行动路线图”终于到达国家最高决策层

  5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总书记主持会议,内容之一是审议《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长三角发展“行动路线图”终于到达国家最高决策层。

  会议指出:长三角是我国经济发展最活跃、开放程度最高、创新能力最强的区域之一,在全国经济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长三角一体化发展要紧扣“一体化”和“高质量”两个关键,树立“一体化”意识和“一盘棋”思想。上海、江苏、浙江、安徽要增强一体化意识,加强各领域互动合作,扎实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

  “长三角是我国经济发展最活跃、开放程度最高、创新能力最强的区域之一,在全国经济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风云变幻,以“开放、创新”为鲜明标志的长三角,要捏指成拳了,其排众而出的意义自是非凡。

  我们从4月4日声关于杭州钱塘新区的批复中可以看出,杭州钱塘新区建设全方位融入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全面落实浙江省委、省政府“四大建设”决策部署,高效发挥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等国家级平台的带动作用,优化资源配置,强化科技创新,加快转型升级,着力打造世界级智能制造产业集群、长三角地区产城融合发展示范区、浙江全省标志性战略性改革开放大平台、杭州湾数字经济与高端制造融合创新发展引领区。

  今年2月中旬,浙江省委书记车俊、省长袁家军率团赴沪,与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市长应勇共同见证小洋山港区综合开发合作协议签署,浙江海港集团将向上港集团全资子公司上海盛东国际集装箱码头有限公司增资,合资后的盛东公司继续经营洋山深水港区一、二期集装箱码头,并作为小洋山北侧集装箱支线码头的建设和经营主体。

  这次“握手”,破解了十余年来上海港与宁波港的资源之争,为双方的进一步的深化合作“打造航线”。海上是打通了,接下来就是陆路了。关于钱塘新区这块,就是大家心心念念的高铁项目了。据悉,高铁目前已经全线批复,就是在上海段,目前还存在货客两运的问题亟待解决。大江东目前这里客运高铁站已经定在新湾冯娄村,那么至于货运站是否要建,还是协商中。不过相信很多就能够解决!

  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成立于1993年4月,是全国唯一集工业开发区、出口加工区、大学城、沿江居住生态区于一体的国家级开发区,位于杭州东部、钱塘江下游,行政管辖面积105平方千米。

  现如今,开发区已引进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810多家外资企业,其中世界500强项目69个,累计利用外资超过70亿美元。

  据悉,开发区已当前正围绕信息技术、电子信息、生物医药、先进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食品安全六大支柱产业加快集聚发展。

  “大江东产业集聚区” 是2010年经浙江省人民政府批准的浙江省15个省级产业集聚区之一,紧邻杭州主城区,处于环杭州湾“V”字型产业带的拐点,是环杭州湾战略要地和杭州城市发展的战略地带。

  产业集聚区规划控制总面积约427平方公里,其中陆域面积约348平方公里、钱塘江水域面积约79平方公里,户籍人口14.68万人。

  目前,大江东产业集聚区已累计引进世界500强项目30个、中国500强项目19个、民营500强项目17个,拥有国家高新技术企业85家、规上工业企业271家,其中年产值10亿元以上企业20家。

  合并后的“钱塘新区”,土地面积已达480平方千米,GDP规模来看,2017GDP为949亿元,地均GDP已近达到2亿元/平方千米,已经高于大多数国家级新区。

  在2016年出炉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中,上海列为超大城市,南京列为特大城市,而杭州仅被列为第一类大型城市,和合肥、苏州并列;而作为五大计划单列市之一的宁波,却和盐城、泰州混在了一起。

  从经济总量上来看,被誉为“互联网之都”的杭州2018年GDP约为1.35万亿,比南京(约为1.27亿元)多出约800亿元;从A股上市公司的数量来看,杭州上市公司共计136家,总市值约为1.97万亿;而南京上市公司总数为92家,总市值为1.37万亿,这还不算杭州的标志性企业阿里巴巴。

  无论是GDP总量、还是上市公司数量、杭州完全不逊色于南京;那为何南京会成为唯一一座特大城市?

  杭州之所以地位略显不足,很大原因就是缺少一个国家级新区。上海有浦东新区,南京有江宁新区,而排名之后的杭州和合肥却没有(合肥也正在积极申请成立国家级滨湖新区)。

  事实上,2019年1月10日,杭州在明确提出“完成大江东产业聚集区和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整合”之际,就同时表示,条件成熟后争创国家级新区。

  战略上,上海属于长三角一体化东部发展的核心,南京则属北部的核心,而杭州倘若能够为钱塘新区争取到国家级新区,那无疑就能成为中南部的核心。

  从地图上看,整合的新区区位优势更加明显,将是杭州乃至浙江参与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的前沿阵地、推进杭州拥江发展和杭嘉绍甬同城化的战略要地,也是激活杭州湾“大湾区”的核心引擎。

  另外,新区内将拥有杭州医药港小镇、广汽乘用车(杭州)公司、西子航空工业公司、柔性电子与智能技术全球研究中心等平台和企业,在生物医药、汽车及零部件、航空航天、新能源新材料等产业上具备市场竞争优势。

  稍早前的3月14日,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赴大江东产业集聚区(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调研。他强调,要抓住大江东产业集聚区和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整合契机,趟出一条高质量发展的新路。

  今年是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的起步之年;在这样的背景下,杭州势必会紧抓趋势,以此为契机,增强其在长三角城市群中的竞争力。

  浙江省社科院调研中心主任查志强说:“当下,浙江省将数字经济列为一号工程,杭州提出要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在这个契机下,两地合二为一,能起到1+12的效果,有效地集聚高端要素,促进虚拟产业长足发展。”

  接栋正分析说:“杭州经济的发展状况与制造业、实体经济密不可分,下沙与大江东合并,相当于将一个平台集中做大了,未来将更突出实体经济的发展。”

  杭州的城市空间,正经历从“三面云山一面城”到“一江春水穿城过”的嬗变,浙江工业大学建筑工程学院院长陈前虎说:“钱塘新区处在钱塘江的龙头位置,从战略意义上看,先抬起龙头,有利于驱动钱塘江两岸的整体发展。”

  下沙与大江东隔着江,首先要解决交通问题。目前两地通过江东大桥紧密相连,开车从大江东到下沙,大概只要半个小时,因此每逢周末,很多大江东的居民都爱跑去下沙逛街。

  两地并为一体后,未来在交通出行方面将更加便利,符合《杭州市拥江发展战略规划》提出的打造钱塘江交通带的工作计划。

  首先,艮山快速路下沙段已启动建设,建成后从江东新区来往武林广场,能节省30分钟。(大江东艮山快速路沿线今年也会启动拆迁)由于下沙中南部缺乏一条与主城区及大江东区域沟通的大容量交通通道,艮山快速路下沙段对于推进拥江发展战略、提升下沙交通区位优势、打通大江东对外沟通瓶颈,具有重要意义。

  其次,地铁7号线公里,从吴山广场一路延伸到大江东新城江东二路,共设车站23座,换乘站9座,预计2021年实现通车运营文化财富论坛

  地铁8号线号线号线的文海南路站为起点,一路向东经停桥头堡站、河庄站、河景路站、青蓬路站和新湾站,把江东新区东部的大江东区块与下沙、主城区连接起来。

  至于杭州之外,去年年底,杭州提出打造江东高铁枢纽,将大江东接入国铁网络,融入长三角铁路网络,实现1小时可达上海、宁波等地。

  下沙与大江东原本就在做招商引资,在“引进来”这方面已经卓有成效,两地融合之后,要进一步提高区域的国际化水平,还得靠“走出去”。

  “下沙和大江东都有一些传统产业,例如机械制造业、生物医药业,提高传统产业的国际化水平,通过强化互联网应用在实体经济领域的作用,让企业走出去,或许就是新区的下一步动向。”接栋正说。

  去年4月12日,国内中高端人才职业发展平台猎聘发布了《2018年杭州中高端人才及“杭漂”大数据报告》:从2016年四季度到2018年一季度这一年半时间内,杭州人才流入率高达13.6%,超越北上广深,领跑全国。

  “杭漂”超过了北漂、沪漂、深漂杭州就像一块磁石,把人才源源不断地吸引过来。

  浙江工业大学建筑工程学院院长陈前虎说:“大江东和下沙两地融合,能推动高品质城市建设,有利于吸引外来人才,从而带来科技创新,推动产业转型升级,最后驱动区域的高质量发展。”

  下沙高教园区是人才的“制造基地”,目前有在校师生约20余万人,对当地的消费起到很大的带动作用。在产业方面,大学生的消费偏好,也促进了文创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在这块版图上冒出头来。

  接栋正博士曾做过调研,在下沙大学科技园内,共有十大特色产业园,包括工业设计、影视制作、时尚设计、传媒文化等产业,在这里,各高校创意园根据自身特点错位发展。

  合并之前,下沙的工业发展以传统制造业为主,主流产业和大学生的就业匹配度有限,留住的基本是制造类人才,“校友经济”还有很大的开发空间。

  大江东近年来积极打造城东智造大走廊,接收计算机科学与技术、控制工程专业的高校毕业生较多。同时,因集聚了一批外资企业,还接收了较多报关与国际货运专业的高校毕业生。

  杭州市人民政府参事、杭州市城市规划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汤海孺说:“过渡阶段,很多大江东的上班族都居住在下沙,例如福特的员工。因为两地存在公共配套服务上的互补,合并以后,连接更密切,往来更便利,一定程度上更能够留住人才。”

  这次突破性的“跨江融合”,同时也从侧面传递出了杭州要推动区域内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决心和信心,钱塘新区诞生,将为杭州带来人才的新聚力。

  打造产业集群,并不是简单的重复与集中,而是产业的衔接和产城融合。在这个背景下,浙江发挥特色与优势,需要借助一些新力量。

  “这次杭州把两个行政主体合并起来,首先是在制度和政策上扫清了障碍,有利于推动制度政策一体化。”陈前虎说,区域一体化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即制度政策的一体化、基础设施与公共服务设施的一体化、产业和空间的一体化。

  陈前虎说:“下沙与大江东合并能产生释放效应,两个区块内部之间会出现要素重组。例如大江东一带的占地面积更广,可能会更关注孵化、生产制造,下沙一带未来将更多地承担起贸易、研发等功能,通过产业升级,推动城市功能优化。”

  除此之外,下沙与大江东合并为钱塘新区,也开创了全国首例“跨江设区”先例,还将产生轰动效应与联动效应。